好男兒孫絡絡昨天魂歸故里
  本報訊(記者劉元聰)昨天清晨9點20分,凜冽風雪中,親人手捧孫絡絡的骨灰和遺像,在官兵護送下緩緩走出天河機場。英雄回家了。
  機場通道外,上百名自發前來迎接的人,深情呼喚孫絡絡的名字。他們中,有孫絡絡的中小學同學和老師,有父母孫堯忠、金清玲的好友同事,也有常青花園的街坊四鄰。大家排隊拉起“沉痛迎接烈士孫絡絡回家”的橫幅,每人手捧菊花。
  離開機場後,孫絡絡的骨灰被送往東西湖柏泉的睡虎山陵園安葬。園區頂端一處安靜敞亮的墓區,孫絡絡的忠魂和其他多名烈士一道,長眠於此。
  由於悲傷過度,孫絡絡的媽媽金清玲一度哭昏過去。人們將其扶起,柏泉衛生院兩名工作人員及時上前救護,測心跳、掐穴位,送上氧氣袋。清醒後的母親又哭喊著要再看兒子最後一眼。此情此景,讓在場送行的親友揪心流淚。
  曾經擔任孫絡絡數學老師長達6年的常青實驗小學教師邵艷輝說:“作為師友,我為這個好男兒英年早逝而難過;作為母親,我更為孩子的離去而心痛。”
  在孫絡絡位於常青花園11小區33棟1單元602號房的家中,親人安放好孫絡絡的遺像,小伙身著軍裝,英俊挺拔,亮閃閃的獎章、鄰裡送上的鮮花將照片圍繞。
  父母含淚回憶乖巧的孫絡絡
  兒子說過不後悔自己的選擇
  “你為什麼把媽媽一個人丟下?媽媽以後一個人怎麼辦?”持續多日撕心裂肺的痛苦,讓金清玲哭啞了的嗓子。
  安葬完兒子回到家中,金清玲的情緒稍有平復,就走進孫絡絡的房間,拿起床頭身穿藍色衣服的小熊,放在兒子照片旁。“這是兒子最喜歡的小熊,他在家時每天抱著它入睡。我要把它放在他身邊。”
  母子間的上一次通話,就在大年三十的晚上。當時,看到021的區號,金清玲就知道是兒子來電。電話那頭,孩子卻調皮地要媽媽“你猜猜我是誰”。金清玲假裝猜不出,孫絡絡親熱地笑出聲:“我是你的寶貝兒子呀!”這通電話講了40分鐘。金清玲說想去看兒子,被絡絡拒絕。“他說不方便,不想讓戰友覺得自己太嬌氣。”
  “孩子太懂事,他總說很想念我,最擔心我的身體,要我別老待在家中,多出去轉轉。”金清玲止不住淚流滿面。“我們經常晚上六七點在QQ上聊天。臘月二十六,我給他寄出去一些鴨脖子,他當天卻在QQ上給我留言,說想吃好吃的巧克力。”金清玲趕忙將巧克力等打包,準備年後寄出,但孰料轉眼間母子天人兩隔。“我等會就拿去寄,孩子生前最後的請求,我一定要滿足他。”絡絡還叮囑媽媽,要她多去看望外公外婆、爺爺奶奶。“他很孝順,總說將來要好好孝敬我。”
  金清玲說,當兵一直是孩子的心愿。“他打小就喜歡體育,喜歡穿軍服,初中沒畢業就說想去當兵。”每次打電話,絡絡總會驕傲地分享自己幫助別人的事。他告訴媽媽,自己既然選擇了消防戰士這條路,就算有任何意外也不後悔。“兒子曾經說過這些話,這讓我稍感欣慰。他的犧牲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”
  身為父親,孫堯忠強忍悲痛,處理後續事宜。“我自己的兒子自己最瞭解,他做事認真,有擔當。”
  談起未來的路,金清玲說:“我會按照兒子的心愿,養一隻小狗,然後經常去他戰鬥過的第二故鄉看看。”
  昨天早晨8點,常青花園5個社區的40多位居民便頂著寒風,去迎接英雄回家。昨天下午,常青花園管委會追授孫絡絡為“感動常青人物”,併為其頒發獎金5000元。
  “他特別熱情,熱心快腸。”昨天,記者一到機場,便遇上一群年輕的面孔,他們與孫絡絡年齡相仿,身上彆著白花,手中握著白菊。一問,他們果然是孫絡絡在武漢鐵路寄宿初級中學的同學。見到絡絡親人捧著骨灰走出機場,年輕的伙伴們淚流滿面。
  記者劉元聰  (原標題:同學老師、父母親友、社區街坊自發迎接)
創作者介紹

jacky cheung

tajr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